您身边的理财专家
资讯
 发帖
网贷之家 资讯 最新资讯 网贷行业 查看内容
0

又有P2P获批转型小贷公司 全国仅6家成功转型

2021-1-18 16:17| 查看: 16956| 评论: 0|原作者: 岳品瑜 廖蒙|来自: 北京商报

摘要: 1月17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本次获批转型的机构在内,当前仅有6家P2P成功转型。

转型持牌小贷一度被认作是网贷平台的最终出路之一,当前网贷平台已全部清零的大背景下,广西一家网贷平台近期被获批转型为小贷公司。1月17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本次获批转型的机构在内,当前仅有6家P2P成功转型。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存量大小、合规与否、股东实力等均是监管衡量网贷平台转型的重要因素,大型头部平台受多方面影响难以转型。

林海互联网金融转型小贷 仅能在本地开展业

1月1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广西金融监管局”)官网披露同意广西林海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海互联网金融”)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的公告。根据公告,林海互联网金融转型更名为南宁市林海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具体名称以市场监管部门核定为准,以下简称“林海小贷”),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业务范围包括办理各项小额贷款,办理小企业发展、管理、财务咨询业务等。

公告显示,林海小贷股权结构为广西林业集团旗下子公司南宁市万贤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万贤投资”)出资5540万元,持股92.33%;广西泰和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出资320万元,持股5.33%;广西星火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广西国悦集团有限公司均出资70万元,持股均为1.17%。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广西林业集团是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直属的国有独资企业,2015年11月,广西林业集团通过万贤投资发起设立林海互联网金融,后者于2016年4月正式上线。2020年12月,林海互联网金融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2020年12月18日结清所有项目,无任何逾期或未结项目,将申请转型为区域小额贷款公司。

事实上,自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网贷平台清退加速,网贷平台何去何从也一直是业内热议的焦点。直至2019年底,互联网金融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下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83号文”),转型小贷公司成为网贷平台的新出路。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表示,林海互联网金融成功转型一方面可以利用此前积累下来的经验与资源在新赛道上更好地展业,另一方面则可以明确自身定位,提升自身的合规性,“但作为一家属地性小贷公司,在业务开展上主要还是受到地域限制,仅能在本地开展业务,面向的客群只能是本地客群”。

“属地小贷公司业务通过线下开展或者部分基于互联网开展,相较于线上完成贷款申请、风险审核、贷款审批、贷款发放和贷款回收等流程的网络小贷,业务上升空间有限,”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介绍指出,“目前全国多数小贷公司均为地方小贷公司”。

此外,广西金融监管局在公告中强调,林海小贷应在发文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到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办理相关登记手续,并按照监管相关文件要求,合规审慎经营,接受监督,严格遵守相关“红线要求”“黄线要求”。

仅有6家平台顺利转型 多数依赖股东资源

自83号文出炉以来,多家网贷平台发文计划转型申请小贷牌照。但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林海互联网金融在内,当前仅有6家P2P确认获批转型为小贷公司,其中仅2家为网络小贷公司,剩余4家均为地方性小贷公司。

具体来看,2家由P2P转型而来的网络小贷公司分别为抚州市新浪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新浪小贷”)、杭州金投行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投行小贷”),转型前网贷平台名称分别为“易e贷”“金投行”。除了林海小贷外,另外3家由P2P转型而来的地方性小贷公司分别为福建海豚金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福建禹洲启惠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禹洲小贷”)以及赣州发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州发展小贷”),转型前网贷平台名称分别为“海豚金服”“禹顺贷”和“融通资产”。

根据83号文,地方性小贷与网络小贷在注册资本、业务范围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地方性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5000万元,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当前,金投行小贷已经完成了全部注册资本实缴,而抚州新浪小贷当前只完成了首期注册资本5亿元实缴,应在6个月内完成剩余缴纳工作。

工商信息显示,除了林海小贷外,前述5家小贷公司中,抚州新浪小贷、赣州发展小贷由公司股东重新发起设立,另外3家则是针对原有公司名称、经营范围等进行了变更。在业务开展方面,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曾披露,赣州发展小贷于2020年9月22日正式开业运营。

据禹洲小贷官网介绍,其贷款产品主要包括为公司股东、上市公司禹州集团员工提供的禹启贷,为禹州集团合作公司提供的供链贷,以及面向其他个人与公司提供的领英贷、微企贷。金投行小贷同样依靠股东杭州金融投资集团开展业务,为杭州主城区(不含富阳区和临安区)巡游出租车车主提供的士贷,针对个人用户的众安贷等。

苏筱芮指出,不论是属地性小贷还是网络小贷公司,在公司成立初期,习惯于从股东资源入手,先在内部场景开展业务,依托公司股东有利于更快速的成长。尤其是属地性小贷,对于股东资源依赖程度更高,“成熟以后再慢慢想办法拓展到外部场景,建立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

此外,上述小贷公司中,仅有少数公司通过官网介绍了公司产品,尚未对外披露具体盈利情况。作为网络小贷公司的抚州新浪小贷,目前尚未设立官方网站

网贷平台已全部清零 头部转型难度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年,网贷平台已实现全部清零,其中仅有少数平台成功获批转型。于百程表示,按照83号文要求,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在合规条件、管理团队、转型准备条件等方面提出多项前置条件,一般来说,最核心的依然是存量清退方案和能力,合规性和业务开展能力等。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前述获批转型的小贷公司中,较为明显的共同点在于作为网贷平台时,公司业务体量整体较小,清退难度小。以林海互联网金融为例,其官网显示,平台累计交易额3亿余元。同时,公司股东多为国有企业或大型上市公司。

于百程指出,反映在现实案例中,存量大小、合规与否、股东实力等成为一些关键因素,因此存量规模不大,国资或上市公司背景的P2P公司转型小贷公司更容易获得地方监管部门的批准。

“除了国资背景股东、‘船小好调头’外,网贷平台本身的业务方向也是主要因素之一。业务偏实体经济产业融资的平台,转型后小贷的业务方向比较契合。”苏筱芮补充道。

而在网贷平台的转型进程中,不乏一些独立上市的头部平台曾宣布计划转型小贷公司或谋求消费金融牌照。从实际情况来看,多数头部平台多采用入股小贷公司、银行等方式实现转型。

在于百程看来,大型头部平台业务存量大,股东实力不济、业务规范性不足或者借款人回款不利等,都会导致良性清退难,因此转型小贷暂时难以获得地方监管部门的批准。不仅如此,大型头部平台业务更依赖互联网,更倾向于申请网络小贷牌照。“《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后,网络小贷门槛进一步抬高,P2P转型网络小贷难度更大。即使此前已获得批复,后续可能依然要满足新办法要求。”于百程强调。

根据83号文时间安排,2019年12月底前各地完成转型试点工作要求的转型准备工作,2020年1月底前各地完成小贷公司临时牌照的审批工作,这也意味着网贷平台转型工作基本进入尾声。不过,于百程表示,基于政策变化性,不排除后续继续出现网贷平台完成转型的情况。苏筱芮则进一步指出,能成功完成转型的平台也将是极少数,更多平台选择退出市场,或者转做面向B端的科技业务。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说点什么...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2021-1-18 16:17
  • 0
    粉丝
  • 16956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 下载
    APP
    网贷之家官方APP
  • 微信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 新浪
    微博
  • 投资
    精英群
    【投资精英群】

关注我们

网贷之家公众号

投资精英群

扫码下载App

Android 用户

iOS 用户

之家温馨提示:网贷属于出借行为,不等同银行存款。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882-1802 举报邮箱:server@wdzj.com

Copyright   ©2011-2020  网贷之家 版权所有:上海盈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2033003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150140

安全网站行业验证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twitch官网